秦淮在线,秦淮新闻网,秦淮信息网,秦淮信息港,秦淮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秦淮创业 >

短短2年 这个被股市毁掉的男人又站了起来 这次是手握1900亿

时间:2018-01-14 02:5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小灰灰网络
A5创业网是国内领先的创业资讯和服务平台,提供权威的创业资讯和精准的品牌营销服务。以创业融资动态、创业学院、产品经理、人物访谈为内容驱动,与互联网创业者

  创业项目优选 好项目来A5招商 ,点击入驻!

  作为第一家从纳斯达克退市并以借壳方式回归A股的,回归之路也不会那么容易。私有化、拆VIE、借壳,挂牌,每一步都步步惊心,好几次都快走不过去了。

  他是个诗人,更是个企业家。从上海扫楼,到纳斯达克上市,他用了11年,而从美国退市,到成功回归A股,他只用了短短2年。他就是江南春,分众传媒的创始人。

  折腾,折腾,再折腾

  第一次折腾是为**情。江南春有才,中学阶段就出过诗集,高中因诗而获得上海市中学生作文一等奖,并被保送到华东师大中文系就读。在大学,他依旧靠诗挤入“夏雨诗社”,并当上社长。

  为了吸引漂亮女生注意,大二他参加校学生会主席竞选,并找中文系6个****修改演讲稿,准备了78个问题。竞选前3个星期,他又找同学借160元钱,并以10块钱一顿饭的代价,挨个与16个系的学生会主席沟通。

  第二次折腾是为还债。可以说,正是那160元的外债,改写了江南春的整个人生!

  眼看给报刊杂志写50行诗只能挣300元,而一句广告文案就能换来上千元,19岁的江南春决定不再写诗,转而走进上海汇联商厦,结果就挣到了人生的第一笔1500元,当时的广告语是“四两拨千金”。

  此后,他自己写剧本,自己出创意,自己拍广告,像收麦子一样将淮海路商圈的楼宇广告挨个拿下,愣是一个人搞定了150万的合同。

  第三次折腾是为面子。1994年,21岁的江南春借机下蛋,利用香港永怡集团的100万注册了永怡传媒****。但是,他只是总经理,不是**人,所以只有拼命。

  终于,这年5月,江南春一举搞定了无锡街边灯箱一个上百万的广告项目,并因此而结识了《计算机世界》、《计算机报》背后的金主,IDG的创始人麦戈文。

  高人指点,队友刺激,大神帮忙

  第一个高人是麦戈文。对于江南春来说,麦戈文不只是知遇之恩,更多的是人生导师。

  麦戈文不只是有钱,而且也非常浪漫,他的人生哲言是这样写的,“做一件自豪的事,做一件有趣的事,做一件对****有益的事!”于是,诗人气质的江南春与麦戈文一见如故!

  正是麦戈文的帮忙,江南春顺理成章拿到了IDG传媒业务的广告****权,并从此将业务重点转向IT行业。

  你知道的,2000年正是我国互联网大发展的黄金时期,王志东、丁磊、张朝阳等人从纳斯达克一融资就是上千万美元,整个中国互联网都在大把烧钱,江南春自然被那波雨露滋润得相当舒服,“小单子一概都不接,客户给的支票都是1000万一张。”

  第一个队友是陈天桥。2001年对江南春来说是梦魇的一年。那一年,纳斯达克崩盘,很多互联网客户一夜之间跑路,江南春原来的7个客户也全军覆灭,****营业额从1个亿直线掉到2000多万,一夜回到解放前!

  与此同时,从奥美、智威汤逊等4A广告****挖来的人员成本奇高,“要维持****正常运转,****合同必须维持在1.3亿到1.4亿之间。”

  所以,从2001年4月开始,江南春一年有260多天在外面飘着,到处微笑,到处站台,最后连餐厅的小广告都接。尤其到了2001年下半年,头发大把大把掉,每天都在熬日子。

  但是,上海滩的另一位****牛人陈天桥却如日中天。当时,那位老兄放弃了做虚拟宠物,转而****韩国的《****》****,结果半个月就搞定100多万客户,1个月就收了2450万****。

  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搞6年,还不如陈天桥区区4个月,江南春很受刺激。更刺激的是,陈天桥的坐骑已经换成了一辆**拉利,那可是江南****寐以求的泡妞神器啊!

  于是,江南春当即决定改做网游,并投资500万****了一款韩国****。但是,没有想到隔行如隔山,6个月后,不但500万一分钱不剩,还倒欠100多万的房租。

  算起来,与陈天桥那次见面代价是600万,相当于一分钟烧掉60万。

  第一个贵人是余蔚。直到2002年春节后,江南春在太平洋百货电梯口等电梯时获得灵感,他才重新找到感觉,决定从传统广告切入电梯液晶广告。

  当年5月,29岁的江南春把自己过去8年所赚的2000多万全部砸进去,让上海最顶级的50栋商业楼宇全部安装上液晶显示屏。

  但是,2003年春天突然来了场非典,江南春的宏伟梦想瞬间击得粉碎!想想看,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等大城市一下子成了空城,无人敢去上班!没有人上班就意味着没有客户投放,就意味着每天都在烧钱,他能不崩溃吗?

  这个时候,余蔚出现了。江湖流传甚广的段子就是江南春在厕所偶遇余蔚,当时他俩都在上海兆丰大厦办公,江南春的怡和与软银中国在同一层办公。

  一来二去就与余蔚熟悉了!

  一聊,江南春与投资界大名鼎鼎的IDG麦老大是忘年交。再一聊,江南春30岁不到收入已经做到1个多亿,而且电梯广告模式很独特。余总一认可,1000万美元就来了。有了软银的背书,鼎辉等机构的5000万美元蜂拥而至。

  江南春就此扬眉吐气。

  到了2005年,他已经在全国45个城市中占领了2万栋商业楼宇,并相继跟华润万家、易初莲**、华联等近600家大卖场,1000家标准超市和1200家便利店签了约,“每个大卖场投放数十个液晶屏。”

  2005年7月14日,分众传媒成功登陆纳斯达克,市值277亿,江南春身价也一跃为80亿,成为上海滩的财富新贵!

  一加、一减、一借力,乾坤大不同

  首先是靠加**做大。上市是成功了,但江南春对资本市场给的估值并不满意。其实也不怨人家老美,人家根本不屑于了解一个来自发展中国家,市值只有30多亿美元的小****。

  “必须做大!”

  实际上,分众的上市引发了更多的竞争。公交上有华视传媒,飞机上有航美传媒,甚至连洗手间都有亮角落传媒……其中,聚众发展势头最为迅猛。

  尤其是在北京,分众与聚众已经陷入杀价的恶**循环,两家相互抬价的后果就是把高端物业养得巨牛无比,“聚众挂广告屏都给5万?你们分众怎么也得给10万!”

  擒贼先擒王!于是,江南春**3.25亿美金把聚众传媒收了。此后,他相继吃掉框架传媒、商凯威、ACL、好耶、玺诚传媒等60多家****,耗资共约16亿美元。很长时间内,江南春的口头禅都是,“约出来谈谈价格,把他们收了。”

  资本市场很快做出反应,半年市值翻了一倍多,最高涨到80多亿美元,成为仅次于央视、上海文广,排名第三的国内传媒集团。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